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复习资料 > 听课笔记 > 正文

自考“写作(一)”听课笔记(第17章)

2015-04-27 07:44:33  来源:北京自考热线
  第十七章 学术论文
 
  学习提示:学术论文的写作过程,是一个“复杂艰难”的从研究到表述的过程,要经历选题、构思、撰写等多个环节。本章从选题策略、构思环节、各部分的撰写技巧、形式规范等方面细致地总结了学术论文的写作技巧,以使学生通过学习思考、操作训练,掌握学术论文的写作特性,并初步具备撰写学术论文的能力。

  第一节 学术论文的选题策略

  温儒敏说:“写学术论文是复杂艰难的思维活动,从选题、构思到完稿,大多数情形下,都会经历从迷惘到梳理清晰的途径。”这是著名学者的经验之谈。
  选题,即选择学术论文所要研究和论述的问题。选题非常重要,它决定了研究和写作的对象与内容。选题恰当与否,决定了文章的成败与价值。选题被专家学者视为最关键的一步。如温儒敏指出:“选对了题目,可以说写论文最关键的一步也就走过来了。”一个好选题并不意味着就有一篇好论文,但是一篇好论文一定有一个好选题。关于学术写作选题的一般原则前面的章节已有讨论,在这里主要就语言文学类学术论文的选题策略作进一步的说明。

  一、选题的一般策略
  (一)选择具体而微、有独创性的问题
  网上有篇讨论毕业论文选题的帖子,大意说初中生往往会选《伟大的中国文学》这类大题目,高中生会选《南北朝文学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本科生会选《试论齐梁时代形式主义文学对唐诗的影响》,硕士生会选《从〈文选〉看梁代文学观念》,博士生会选《〈昭明文选〉研究》,博士后会选《〈昭明文选序〉的价值与影响》,教授的论文题目是《论“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到国外演讲的题目是《何谓“翰藻”》。意思是题目越来越小。虽是夸张调侃,但也多少符合实际,社会上不少学生不了解研究规律,常选空泛的大题目作为选题,是不恰当的。学术论文一般提倡选小题目做。小题目,容易把握,容易讲深讲透。尤其对于刚入门的学生来说,更应该选择小题目,做扎实文章。
  题目小并不意味着论文分量轻。语言学家王力先生在谈论文写作时提倡“小题目做大文章”,“论文的范围不宜太大……范围大了,你一定讲得不深入,不透彻。……讨论问题要深入,深入了就是好文章。……小题目可以写出大文章。”选题范围不宜过大也与论文发表有关。目前国内学术刊物一般要求论文字数在五千至八千字左右,选题范围过大,五至八千字的篇幅不易论述清楚。
  语言学家曹先擢先生,深谙其中三味,他的《“打”字的语义分析》,仅选择了一个“打”字作为研究对象,却做出一篇深入透辟的大文章。“打”虽然只是一个字,可却是《现代汉语词典》里排名第一的超常多义字,且语义之多到了难以讲清楚的程度,曾被语言学家刘半农戏称为“混蛋字”。文章从最俗白常见的一个小小的“打”字入手,深入研究它的语义类型,最终将这纷繁混沌的“打”字概括为四个语义层面,让这“混蛋字”变得清晰起来。
  (二)选择从事实出发而非从概念出发的问题
  好选题,通常是从事实出发而非从概念出发或主题先行的。王力先生在谈论文写作时说过:“凡是先立结论、然后去找例证,往往都靠不住。因为你往往是主观的,找一些为你所用的例证,不为你所用就不要,那自然就错了。”
  举个反面例子。胡适看到学生罗尔刚写了一篇题为《清代士大夫好利风气的由来》的文章,写信指出:“这种文章是做不得的。这个题目根本不能成立。”胡适历来主张“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他认为好利之风历代皆有,并非清代独专,清代士大夫好利风气在历史上没有特殊之处,不值得格外重视加以研究。罗尔刚有个研究清代军制的计划,胡适对他的“湘军以前,兵为国有;湘军以后,兵为将有”的观点提出质疑:“凡治史学,一切太整齐的系统是形迹可疑的,因为人事从来不会如此容易被装进一个太整齐的系统里去。”胡适建议他“且把湘军一段放下,先去看看湘军以前是否没有‘兵为将有’的情形”,而胡适认为以前也有这种情况,并举出具体例证。他对罗尔刚说,从事历史研究的人“切不可这样胡乱概括论断”。
  这两件事从反面说明,一个好的选题,一定不能仅凭作者某个感觉或从某种概念的臆想出发,一定不能主题先行,而是一定要立足于具体事实并从对具体事实的观察出发。

  二、选题的生长点
  学术论文选题常见的思考向度和切入点有以下几种:
  (一)填补空白
  填补空白,即填补学术空白,这是指前人鲜有涉及或从未涉及的问题。这类选题学术意义和创新机会都比较大,但是由于前人涉猎较少,可供参考的材料不多,研究写作的难度一般比较大。
  例如,“通感”是诗文描写的重要手法,但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被研究者忽略直到钱钟书的《通感》首次提出这个现象,并用古今中外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的丰富例证,对“通感”这一古代批评家和修辞学家未能理解或认识的诗文描写手法,做出深入透辟的阐述。
  现在,乍看起来,中文专业的很多问题似乎都有人研究过了,写过了,可供选择的课题仿佛越来越少了。不过,也不必担心。社会时代在发展,人的认识在变化,新选题还会不断出现,因此我们看到每年仍有不少新选题被人完成并以论文的形式面世。
  (二)对前人研究的完善发展
  从古到今,很多有学术价值的选题已经被人研究过了,想选择真正的填补空白的选题有一定难度,人们更多的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作进一步的深入探讨。有些课题前人曾经关注过、研究过,但研究得不够充分、不够完善,还有进一步探讨与阐释的必要。有的时候,因为有了新的材料,新的理论方法,新的研究视角,以及人的认识有了新的发展变化,都会对固有研究成果产生冲击、突破和创新。因此,完善发展前人研究成果的选题应是学术论文最多见的选题。
  这类选题的论文常以更全面翔实的材料,更细腻完善的方法,在前人基础上将研究引向纵深,取得新的更丰硕的成果。例如,“打”字前人已有研究,但还有补充完善、深入探讨的余地。曹先擢《“打”字的语义分析》,其附注⑩已透露文章是对前人研究的完善:“胡明扬先生《说“打”》,俞敏先生《“打”雅》。均拜读再三,获益良多。”而该文在前人成果基础上,采用了更丰富翔实的材料和细腻完善的分析方法,将“打”字的研究推向了新的高度。
  此类选题的论文还可以新视角、新方法的使用,让老课题焕发新光彩。例如,意境是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上世纪80年代前人们已多有论述,袁行霈选择新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从中国古典诗歌的创作实践出发,联系古代文艺理论,我们可以在广阔的范围内总结古代诗人创造意境的艺术经验,探索古典诗歌表现意境的艺术规律”完成《论意境》,将有关“意境”的研究向前推进一步。
  这类选题的论文常以新视点令老话题耳目一新。例如,《春江花月夜》是古代名篇,历代论者甚众,而程千帆仍就此再发议论,他选择了这篇诗作在历史上“被理解与被误解”这一全新视点,以《春江花月夜》为线索考察了初唐诗对后代的影响、唐以来诗歌审美趣味的变化等问题,丰富了《春江花月夜》及中国古代诗歌史的研究。程千帆在文章结尾指出:
  “以上就是我们所知道的从明代以来这篇杰作的被理解和被误解的大概情况。每一理解的加深,每一误解的产生和消除,都能找出其客观的和主观的因素。认识,是无限的。今后,对于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理解将远比我们现在更深,虽然也许还不免出现新的误解。”
  这番话不仅可用于《春江花月夜》,也可用于学术论文的选题。“认识,是无限的”,人们对语言文学现象将总会有更深的理解,也总会有更新的选题。
  (三)质疑颠覆
  质疑颠覆,是指对原有学术观点,甚至是权威认识的质疑反思,甚至是否定颠覆。有些学术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新材料、新理论、新方法的出现,会出现与此前完全不同的新认识,甚至是颠覆性的新认识,这类选题的极致即所谓“翻案文章”。完善发展与质疑颠覆都源自人的认识的发展变化,不过完善发展侧重从正面补充深化,而质疑颠覆则侧重从反面解构重建。质疑颠覆类选题需要有能纠正或推翻既有定论的过硬材料,以及新的研究视角及方法。
  例如,齐森华等的《“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论献疑》,敢于质疑“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这一20世纪中国文学研究中重要的学术命题,而大胆质疑的勇气来自丰富翔实的有说服力的材料证据。文章通过大量材料的整理分析,在指出这一观念对中国文学史观的建构产生深远影响的同时,更着重说明其理论局限和对文学研究的负面影响,令人信服地指出这个传统而又权威的观念阻碍了古典文学研究的繁荣发展,应该暂时“悬置”。
  又如,谭帆《“演义”考》,作者在阅读研究明清两代小说史料中,发现“演义”一词的使用长期以来存在错误,其用法跟中国小说史的实际情形相左,作者运用大量翔实的材料,通过缜密的分析,对“演义”一词的用法和含义详加考辨,得出科学结论:
  1.“演义”源远流长,有“演言”与“演事”两个系统,“演言”是对义理的通俗化阐释,“演事”是对正史及现实人物故事的通俗化叙述。2.“演义”一词在小说领域,是一个小说文体概念,指称通俗小说这一文体,而非单一的小说类型概念,故在小说研究中,以“历史演义”直接对应“演义”的格局应有所改变,“历史演义”仅是演义小说的一个组成部分。3.“演义”在历史小说领域,其最初的含义是“正史”的通俗化,所谓“按鉴演义”,但总体上已越出这一界限。
  最终正本清源,还“演义”以本来面目。
  (四)分歧争议
  由于学术观点或研究方法不同,对某个学术问题可能会出现不同意见,有时意见分歧很大,相互争执不下。选择这类选题需要把各种不同意见搜集起来,加以分析鉴别,找出分歧的实质或焦点,釆用新材料、新视角,科学地反驳与扬弃偏颇意见,建立自己的观点,把研究推进向前。
  例如,《长恨歌》的主题历来存在争议,张中宇收集了各种意见,加以比较分析,在此基础上,采用新视角,将《长恨歌》与同一题材的《长生殿》,以及唐以来各种文学文本中关于“贵妃之死”的描写,加以比较,写成《关于〈长恨歌〉的主题倾向与文化意义》一文,指出:
  《长恨歌》这种非大团圆模式结局的文化意义在于:未加“消解”的真正悲剧中,警醒、批评的成分总是主要的。因此,从《长恨歌》的非大团圆悲剧模式可以推断,白居易是要以一段富于传奇性的爱无可挽回的逝去,婉转地表达劝讽主题。从唐以来各种文学文本中关于“贵妃之死”描写的比较来看,《长恨歌》铺陈的血腥场面细致而鲜明,也表明了其深刻而显著的警示意义,《长恨歌》主题并非着意于歌颂或同情。
  确立了自己的新观点,将《长恨歌》主题研究向前推进一步。
  (五)综合归纳
  综合归纳前人研究成果的综述类文章,也是很常见的一类学术论文。综述有助于梳理对某问题的研究情况,为进一步研究奠定基础。
  例如,张中宇《〈长恨歌〉主题研究综论》系统收集归纳了自《长恨歌》问世以来的各种评论,尤其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研究成果,摸清了《长恨歌》主题研究的基本情况,是深入研究、撰写《关于〈长恨歌〉的主题倾向与文化意义》等论文的坚实基础。

  第二节 学术论文的构思

  ―、确立论点
  论点是学术论文的核心和灵魂,是决定论文学术质量的最重要指标。在论文材料收集整理后,要用大气力提炼基本论点。提炼论点要实事求是,遵循科学态度,不要主观预设,不要从既定的理论框架出发,要通过对大量材料的深入分析研究,用科学的理论方法,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加工。这样分析材料,提炼论点,就不是为观点找例子,而是从感性上升到理性,从现象揭示出本质。例如,温儒敏《〈围城〉的三层意蕴》中第一层意蕴的论点,就是通过对大量材料的深入分析研究而得出的:
  《围城》用大量的笔墨客观而尖刻地揭示出种种丑陋的世态世相,读者从中可以感受到四十年代中国社会生活的某些落后景致与沉滞的气氛。这个描写层面可称为“生活描写层面”。以往一些对于《围城》的评论,大都着眼于这一层面,肯定这部小说“反映”了特定时期社会生活矛盾,具有“认识”历史的价值。因而有的评论认为,《围城》的基本主题就是揭示抗战时期教育界的腐朽,批判站在时代大潮之外的知识分子的空虚、苦闷。这样归纳主题不能说错,因为《围城》的“生活描写层面”的确带揭露性,有相当的认知价值,但这种“归纳”毕竟又还是肤浅的,只触及小说意蕴的第一层面。

  二、设立论据
  独到的思考和观点,还需有力的论据的支撑。合理论据的标准是可靠、充足和典型。不管确立一个论点还是反驳一个论点,都要有可靠、充足、典型的论据和例证。在确定论点时,就可开始初步设定相关论据,考虑哪些论点配合哪些相关论据。不同学科的研究、不同论文的撰写,常会使用不同类型的论据。例如,语言论文,常用语料作为论据;文学论文,常将作品的细读分析作为论据;而那些被学术界普遍认同的科学理论,也可以在论证中作为论据。例如,温儒敏《〈围城〉的三层意蕴》用下面这段作品的细读分析,论证了《围城》的第一层意蕴:
  小说写方鸿渐、孙柔嘉等赴内地求职时长途旅行所见,有点类似欧洲的“流浪汉”体小说的写法,以人物的遭遇体验为线索,将闭塞乡镇中种种肮脏污秽都“倒弄”出来。其如“欧亚大旅社”的“蚤虱大会”,鹰潭小饭馆卖的风干肉上载蠕载袅的虫蛆,等等,以嘲弄的笔触勾勒种种民风世俗,给人的印象真深。这些描写,并非猎奇,自然也都映现着当时的社会情状。
  小说还用较多的篇幅写“三闾大学”的乌烟瘴气,校当局不择手段争官弄权,教职员拉帮结派尔虞我诈,鸿渐在乱麻一团的恩怨(教材错为“怒”)糾葛中左右不是,疲惫不堪。这简直不是什么学校,而是一口龌龊的“大酱缸”。这些描写也带揭露性,从教育界溃流的脓血来看社会的痈疽。……

  三、确定方法
  研究语言文学现象,撰写相关学术论文,要依据一定的理论方法。不同的理论方法会产生不同的研究成果,而新理论和新方法的运用,总会为学术领域带来创新和惊喜。正如程千帆《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被理解和被误解》结尾所言:
  闻、李两位的论点显然不是王闿运及其以前的批评家所能措手的。与此相较,我们对梁启超《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一文中有关此诗的评论,也感到平庸。这只是接受过现代的哲学、美学以及对马克思主义有所研究的学者才能如此地看问题,从而得出前所未有的新结论。他们对此诗意义的探索,无疑地丰富了王氏所谓“孤篇横绝,竟为大家”二语的内涵,即提高了这篇作品的价值和地位。而其所以能发前人之所未发,也显然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这,应当说,是对此诗理解的进一步深化。
  闻一多、李泽厚接受过现代学术思想的洗礼,并将其运用于研究,其研究成果便超过古代、近代学者,达到新的高度。
  汉语语言理论方法丰富,既有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等传统理论方法,又有历史语言学、结构主义语言学、转换生成语法、系统功能语言学、语义学、语用学等现代理论方法。研究者可以根据研究对象的特点,选择某一种适用的理论方法,或综合运用几种理论方法,开展研究,撰写论文。
  例如,朱德熙先生曾运用美国描写语言学(即美国结构语言学〉中“替换”和“分布”两种分析方法,分析汉语里使用频率最高的词“的”,写成《说“的”》一文,指出:“的”是“形式相同的三个语素:‘的1’是副词性语法单位的后附成分,如“连续的”;‘的2’是形容词性语法单位的后附成分,如“光荣的”;‘的3’是名词性语法单位的后附成分”。如“学校的”。该文‘分析“的”字的基本方法是比较不带“的”的语法单位——假定为X——跟加上“的”之后的格式“X的”在语法功能上的差别。由此分离出“的”的性质来’。这套分析方法显然是借鉴了美国描写语言学的替换分析法和分布分析法。这篇论文虽只讨论一个“的”字,却涉及语法研究的整个方法论向题,特别是如何确定语法单位的同一性问题。因此这篇文章发表后,立刻引起了整个语言学界的注意,围绕着这篇文章展开了语法研究方法论问题的讨论。”
  文学学术论文所采用的主要理论方法,跟文学评论常用的理论方法相同。包括社会历史批评、审美批评、文化批评、心理批评、形式主义批评、比较文学批评、女性主义批评等。在文学学术论文的写作中,可以采用某一种理论方法,也可以以一种为主,兼用其他,或者兼用几种。不同理论方法,从不同视角丰富了对文学现象的研究,扩大了研究谱系,增加了研究成果。
  例如,同样是对张爱玲的研究,不同理论方法形成不同研究成果,丰富了对张爱玲的阐释。黄子平的《世纪末的华丽……与污秽》主要运用社会历史批评及审美批评的理论方法,指出张爱玲小说中渗透着的“世纪末视景”的最主要特点就是“华丽与污秽”,以此确定其在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从世纪末到世纪末”的“中介”意义:“张爱玲的世纪末视景’,是身处20世纪末的我们,回溯性地解读而建立起来的。这种回溯,同时也把19世纪末(晚清〉的历史图像,带进了对张爱玲写作的解读。以张爱玲为中介,一种‘从世纪末到世纪末’的文学史叙事于焉成型。”
  而孟悦、戴锦华《张爱玲:苍凉的莞尔一笑》,主要运用女性主义及精神分析等理论方法,指出“《倾城之恋》是张爱玲的文本序列中唯一一个逃遁并且成功的故事。然而这亦不是绣屏上的白鸟展翅飞出了织金云朵的传奇,而只是一次历史的偶然,战火焚毁了那架无限精巧、又无限沉重的屏风。于是一个死女人得以“复活”。但在这部文本中,张爱玲的叙事重心已转移到对“历史中的女人”——倾国倾城的男权神话的重写中去了。那是对特洛伊——海伦式的女性原型的解构。”

  四、理清头绪
  确定了论点论据和研究方法之后,还要思考中心论点和各个层面分论点的排列组合,也就是设计论文的逻辑线索与结构框架。论文的写法不同于教材,不能只是简单罗列研究成果,而是要在文章中显示出研究思路逐步展开的顺序和线索。有些文章内部缺乏逻辑联系,前后论述没有关联,好像中药店,党参、黄芪、枸杞等各种药材各放一个抽屉,互不相关,这样的文章往往缺少活力,会很沉闷。因此,要讲究文章的逻辑性,文章各个段落之间要有逻辑联系,有过渡性的论述衔接前后内容。要注意每个分论点前后的逻辑联系。重要的分论点可以作为文章的小标题。
  文章头绪纷乱,条理不清,常常是因为思路不清。在理清思路的同时,还可采用一种易于操作的办法:在文章中注意突出核心概念的位置。要让文章的核心概念贯穿全篇,不断显示它的存在,不让它被大段的论述淹没。中心论点放在文章的开头,各层的分论点放在每一部分的起始段,并在每一部分和全文的结尾处与之呼应。通过这种形式上的安排,使文章的中心论点与分论点得到凸显,使文章变得眉目清楚。
  温儒敏指出:“通常这是比较难的一步,所谓可操作的思路,主要就是在这个时候理出来,所以用的时间不妨多一点,考虑周到一点。因为一开始头绪往往比较乱,初学论文写作者可以设想自己是在考虑如何用最简洁的几段话,把研究的思路告诉你的同学朋友。先说哪些,后说哪些,都力求适当安排得让人能听懂。这就是化繁为简,纲举目张,把论述层次结构设计出来了。先清理出思路的线索和组成这线索的几个重要的‘点’,然后再不断充实和论证这些‘点’的存在及其与中心观点的关系,文章才能写成。”

  【思考与训练】
  1.简要分析孙静《宇宙灵秘、山水真面——谈魏源的山水诗》的选题特点。
  2.简要分析傅璇宗《李白任翰林学士辨》的选题特点。
  3.简要分析袁良骏《白先勇小说的传统特色》的选题特点。
  4.简要分析王卫平、马琳《张爱玲研究五十年述评》的选题特点。

  第三节 学术论文的撰写

  ―、学术论文的基本架构
  学术论文的本体一般由标题、摘要、关键词、文章正文及注释、参考文献等六部分构成。文章正文是学术论文的主体,通常由绪论、本论、结论三部分构成。绪论,是指文章的开头部分的引言;本论,是指文章主体的分析论证部分;结论,是文章结尾部分的小结。绪论、本论、结论的语义逻辑关系通常是:总—分—总。即绪论提出文章所要讨论的问题;本论分项分析阐释论点论据,通常会有分节或小标题;结论概括全文,归纳主要思路和观点。
  以上所说的是学术论文的标准格式。但在实际写作中,除学位论文要求形式规范严整之外,一般的研究论文写作格式相对灵活,并不一定所有部分都完整呈现,故学术论文的结构框架通常有三种变体。第一种:绪论、本论、结论,三论倶全,这是最为常见的规范格式。第二种仅有绪论、本论两部分,有一些学术论文在绪论、本论之后,不设独立的结论部分,直接用本论最后一段结束全篇。第三种情况是只有本论,绪论、结论皆无,其文开门见山、直接进入论述主干,有快速入题、主干突出、务实简洁的叙述特点。此类不设绪论的文章也常不设结论部分,即将论文本论的结尾作为全文结束。出现这种情况或是因为文章篇幅不大,内容单纯明了,无需再穿靴戴帽;或是因为全文内容复杂,各部分逐层演进,分工明晰,结论已融入每部分的论证中,故难以形成简短概括的绪论和结论。
  可见,在学术论文撰写中,本论是不可缺少的,结论是可以省略的,而绪论是时有时无的。不过,作为习作者,首先应当掌握完整规范的写作格式。

  二、绪论的撰写
  绪论,也可写作“引言”等,是对论文研究对象高屋建瓴的简要概括,其主要功能是提出论题。绪论通常开门见山,直截引出论文所研究讨论的主要问题。绪论一般文字不长,在文本形式上,有单独列为文章首章或首节的,也有在篇首由一段或多段文字构成自然段落的。无论哪种格式,在文本内容和语言表达上,都有一些常用的撰写方式。
  (一)绪论的内容
  普通论文绪论的内容主要涉及以下五个方面:点明文章主旨,交代写作动机,介绍研究方法,说明研究背景,界定研究对象。在论文写作中,作者常会侧重其中某一方面或兼及某几方面叙述。下面就绪论所侧重某一方面内容,分类举例展示:
  1.点明文章主旨
  例如,温儒敏《〈围城〉的三层意蕴》绪论:
  钱钟书的《围城》是意蕴丰厚的长篇小说。其所表现的生活内涵,作者对社会、人生的思索及其独特构筑的“艺术世界”,并不是读者所能一目了然的,需要反复琢磨,深入体味。近十年来,我先后读过多遍《围城》,几乎每读一遍都有新的体验与发现。这部小说基本采用了写实的手法,总体结构却又是象征的,是很有“现代派”味道的寓意小说。其丰厚的意蕴,须用“剥竹笋”的读法,一层一层深入探究。我看起码有这么三个层面。
  本绪论开宗明义,点明文章主旨是探讨《围城》的丰厚意蕴。
  2.交代写作动机
  例如,谭帆《演义考》绪论:
  一般认为,“演义”主要是指以历史为题材的小说作品,近人以“历史演义”、“英雄传奇”、“神魔小说”、“世情小说”等来划归长篇章回小说之类型后,人们更视“演义”为“历史演义”或“讲史演义”之专称。这一将“演义”视为小说类型概念的认识,长久以来已约定俗成。然而,中国小说史的实际情形并非完全如此,翻检明清两代的小说史料,我们看到,“演义”其实并非小说之类型概念,而是小说之文体概念,以“演义”命名的通俗小说更远远超出了历史题材的范畴。古今认识之差异可谓大矣,“演义”一词由此不得不详加考辨,以清其源、正其本。
  本绪论侧重交代写作动机:长期以来,“演义”一词的使用与小说史实际情况不符,有辨析讨论之必要。
  3.介绍研究方法
  例如,袁行霈《论意境》绪论,简要交代了本文研究“意境”所采用的不同于前人的方法以及研究的意义和目的。
  意境是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早在王国维提倡意境说之前,已经有人使用意境一词,并对诗歌的意境作过论述。研究意境固然不能抛王国维的意境说,但也不可为它所囿。从中国古典诗歌的创作实践出发,联系古代文艺理论,我们可以在广阔的范围内总结古代诗人创造意境的艺术经验,探索古典诗歌表现意境的艺术规律,为今天的诗歌创作和诗歌评论提供有益的借鉴。
  4.说明研究背景
  例如,曹先擢《“打”字的语义分析》开头一节,侧重说明文章的研究背景。
  《现代汉语词典》(1978年版,下同)收单字一万多个,单字义项在10个以上的25个,其中24个字的义项在10~20个之间,而“打”义项为24个(如果加上另立字头的介词则为25个),“排名”第一……
  “打”是一个超常的多义字,一千多年前北宋时代的文学家欧阳修说“其本义谓考(敲)击,故人相殴,以物相击,皆谓之打,而工造银器谓之打可矣——盖有槌击之义。至于造舟车者曰打船、打车,网鱼曰打鱼,汲水曰打水,役夫饷饭曰打饭,兵士给衣粮曰打衣粮,从者执伞曰打伞,以糊粘纸曰打糊,以丈尺量地曰打量,举手试目之昏明曰打试。至于名儒硕学,语皆如此:触事皆谓之打。”这实际上是一篇小小的研究文章。本世纪30年代,也是一位文学家(又是语言学家)刘半农,说“打”的语义之多到了难以讲清楚的程度,戏谑地称“打”为“混蛋字”。
  研究“打”的语义可分两个方面:1.“打”的语义有多少?2.“打”的语义有多少类型?这些类型有什么特点?二者是有联系的,但又不同。以前的研究多偏重于前者。
  本文则着重研究后一个问题。我们在进行“打”字语义分析的时候,所依据的材料主要是当代辞书,进行抽样分析;对语义的分析以词书注释为参证项。
  本文采用首节绪论的结构方式,简要交代了前人对“打”字的研究,并介绍了文章的研究范围和方法。
  5.界定研究对象
  例如,严家炎《论京派小说的风貌和特征》绪论:
  这里说的京派小说,既不是后来人们所称的“京味小说”,也不是一种单纯的地域性的概念。它是指新文学中心南移到上海以后,三十年代继续活动于北平的作家群所形成的一个特定的文学流派。他们处在周作人、沈从文的影响之下,与北方“左联”同时并存,虽未正式结成文学社团,却在全国文学界具有一定的号召力。京派作家的小说是一种什么样的小说?有些什么特色?我们试图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些综合的考察。
  全文绪论,从关键词“京派小说”释疑开始,首先界定了文章的研究对象,并以提问方式引出论题。
  以上所列主要是篇幅适中的单篇论文的绪论,若是篇幅较长的学位论文,绪论一般会作为独立的章节,其内容除上述各项之外,还需包含对本论题研究现状和研究资料较为系统的分析综述。
  (二)绪论的表达模式
  绪论撰写的表达模式有以下几种:
  1.首句扣题
  绪论的第一句,往往紧扣标题中体现全文核心内容的关键词写,常将标题关键词作为主语表达。这样入题快,凸显文章主旨,文意显豁,逻辑性强。例如:
  袁行霈《论意境》首句:“意境是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句子紧扣标题,将标题关键词“意境”作为主语,点明文章论述对象,接着围绕“意境”叙写,回顾以往对意境的研究,提出新研究方法。
  温儒敏《〈围城〉的三层意蕴》首句:“钱钟书的《围城》是意蕴丰厚的长篇小说。”也是紧扣标题,将标题关键词“《围城》”作为主语,点明文章主旨,随之引出写作动机和研究手法。
  2.高屋建瓴
  所谓高屋建翎:,即从一个大的构架开始,逐渐论到一个相对小的具体问题,包括叙述从大到小,从远到近,从虚到实,从抽象到具体,从理论到实际等,显得居高临下,很有气势和说服力。例如:
  孙中田《〈子夜〉与都市题材小说》绪论,由五个自然段构成,第一自然段指出都市题材小说是都市文学的重镇,也是现代文学研究的重要领地;第二三自然段简要回顾了中外古今都市文学的历史发展;第四自然段进而指出中外都市文学对中国现代文学具有影响;最后一个自然段引出本文论述的主要对象——都市题材小说与其代表作《子夜》。该文绪论从都市文学这个大的构架开始,层层深入,最终将视点聚焦于主要论述对象——都市小说与《子夜》,论述清晰,逻辑严密,具有理论深度和论说气势。
  3.开端话题
  开端话题,即绪论常常不直截说明论文主旨,而是选取一个有趣话题作为切入点,渐将读者引人正文。例如:
  程千帆《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被理解和被误解》的绪论:
  在古代传说中,卞和泣玉和伯牙绝弦是非常激动人心的。它们一方面证明了识真之不易,知音之难遇;而另一方面,则又表达了人类对真之被识,音之被知的渴望,以及其不被识不被知的痛苦的绝望。当一位诗人将其心灵活动转化为语言,诉之于读者的时候,他是多么希望被人理解啊,但这种希望往往并不是都能够实现的,或至少不都是立刻就能够实现的。有的人及其作品被淹没了,有的被忽视了,被遗忘了,而其中也有的是在长期被忽视之后,又被发现了,终于在读者不断深化的理解中,获得他和它不朽的艺术生命和在文学史上应有的地位。
  在文坛上,作家的穷通及作品的显晦不能排斥偶然性因素所起的作用,这种作用,有的甚至具有决定性。但在一般情况下,穷通显晦总是在一定的历史社会条件下发生的,因而是可根据这些条件加以解释的。探索一下这种变化发展,对于文学史实丰富复杂面貌形成过程的认识,不无益处。本文准备以一篇唐诗为例,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今天已成为家喻户晓的唐诗名篇之一。当代出版的选本很少有不选它的,而分析评介它的文章,也层见叠出。但是回顾这位诗人和这一杰作在明代以前的命运,却是坎坷的。从唐到元,他和它被冷落了好几百年。
  本文绪论,先以卞和泣玉和伯牙绝弦故事,作为话题,展开议论,逐渐引出作家作品常会经历穷通显晦的历史事实,进而指出“穷通显晦总是在一定的历史社会条件下发生的,因而是可根据这些条件加以解释的。探索一下这种变化发展,对于文学史实丰富复杂面貌形成过程的认识,不无益处”的道理,最后指出文章写作的动机:依据这个道理来观察研究张若虚和《春江花月夜》的坎坷命运。开端话题,使文章的起始更具生动性、形象性,更易吸引读者阅读的兴趣。
  4.开端引用
  即在绪论起始引用有关语句。文学类论文常用此法,即在开端引用所讨论作家作品的代表性话语,以此作为论据,推动论点阐述。例如:
  孙静《宇宙灵秘、山水真面——谈魏源的山水诗》绪论:
  魏源《戏自题诗集》说:“太白十诗九言月,渊明十诗九言酒,和靖十诗九言梅,我今无一当何有?唯有耽山情最真,一丘一壑不让人。”在倾情山水、搜讨一丘一壑之奇上,魏源自负不让古人。同诗又说:“渊明面庐无一咏,太白登华无一吟。永嘉虽遇谢公屐,台荡胜迹皆未寻。昔人所欠将余俟,应关十诗九山水。”他又是以山水补亡自任的。魏源的这些自述并非夸张,翻开他的诗集,其山水诗数量之多,创作自觉性之高,描写范围之广,都是前人中少见的。在我国山水诗的发展中魏源无疑占有一席地位。
  本文开篇即引用魏源诗句,证明他山水诗创作数量之多、创作自觉性高、描写范围广,是重要山水诗作家,值得研究。原诗的引用增强了论证的力量。

  二、本论的撰写
  本论,包括论文的主要内容、核心概念、中心论点和分论点以及各种论据、分析论证过程等,是文章的主干,所占篇幅最多。在文本形式上,本论可由若干自然段构成或由若干小节构成,小节可有标题,也可仅用序数标明。学术论文本论最常见的论述模式有并列式和递进式两种。
  (一)并列式
  并列式,与文学评论本论常用的“并列式”叙述模式相似,即文章各部分或各个分论点分论据,按语义逻辑顺序排列,有时可能是大并列里套着小并列或其他结构,从不同角度阐述问题,论证中心论点。这种叙述模式思路简明,条理清晰,最为常见。例如:
  陆俭明《周遍性主语句及其他》的本论,即采用并列式撰写。该本论基本上是由并列的七部分构成,下面是这几部分的小标题:
  关于A类周遍性主语
  关于B类周遍性主语
  关于C类周遍性主语
  周遍性主语句的共同特点
  所谓“前置宾语”
  关于主语和话题
  话题的形式标记
  该本论的第1-4部分和第5-7部分是一个大并列,分别论述“周遍性主语句”和与之相关的“其他”问题。第1-4部分内部是分总结构、第5-7部分内部是并列。本论内容层层分列,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论证有力。
  严家炎《论京派小说的风貌和特征》的本论,由并列的五部分构成,下面是这五部分的小标题:
  一、赞美纯朴的、原始的人性美、人情美
  二、扬抒情写意小说之长,熔写实、记“梦”、象征于一炉
  三、总体风格上的平和、淡远、隽永
  四、简约、古朴、活泼、明净的语言
  五、京派小说的思想性质
  本论从京派小说的文学追求、创作手法、总体风格、语言特色、思想性质等五方面,论述了京派小说的风貌和特征。
  并列部分之间的排序,一般是按事物的主次关系、时序关系或事物内在逻辑关系等。按事物主次关系的结构,常是先主后次,有时也可先次后主。陆俭明《周遍性主语句及其他》,本论第1-4部分和第5-7部分根据主次关系并列,各类“周遍性主语句”是文章重点,在前;与之相关的“其他”问题是次要问题,随后。第5-7部分排列次序主要是依据时序关系,“前置宾语”问题提出在前,“主语和话题”问题提出在后。本论第1-3部分表层是按ABC序列并列,但ABC三类周遍性主语排序深层是根据事物内在逻辑关系,即依据汉语语法系统内部叙述结构:一般名词在数量词在后。严家炎《论京派小说的风貌和特征》本论并列的五部分,一方面是根据事物内在逻辑关系排列,即根据文学理论对于文学作品的描述结构,一般先谈思想内容(文学追求属思想内容)、创作手法,后谈风格、语言;另一方面又根据事物的主次关系,先次后主,将重点部分“思想性质”置于最后,使结尾厚重有力。
  (二)递进式
  递进式,即叙述内容常存在一层比一层深入的递进关系,或从浅到深,或从远及近,或由小到大,或由表及里,层层递进,环环相扣。采用递进式论述,条理清晰,论辩透彻。例如:
  温儒敏《〈围城〉的三层意蕴》的本论由三段递进的部分构成,下面是这三大段开头阐明分论点的段落。
  第一层,是比较浮面的,如该书出版序言中所说,是“写现代中国某一部分社会,某一类人物。”具体讲,就是对抗战时期古老中国城乡世态世相的描写,包括对内地农村原始、落后、闭塞状况的揭示,对教育界、知识界腐败现象的讽刺。
  如果不满足于运用“通过什么反映什么”这个简易却往往浮面的批评模式,而更深入思考作品以“反映”的东西是否有作家独特的“视点”,这就更深一步发掘到《围城》的第二个意蕴层面,即“文化反省层面”。
  那么,这部长篇为什么要以“围城”为题呢?读完这部小说,从这题旨入手反复琢磨作者的立意,我们也许就能越过上述二个层面的意蕴,进一步发现小说更深歲的含义——对人生对现代人命运富于哲理思考的含义,这就是作为作品第三层面的“哲理思考意蕴。”
  从反映现实的层面,到文化反省层面,再到哲理思考层面,递进的三段内容由浅入深,环环相扣,条理清晰,剖析透彻。

  三、结论的撰写
  结论,也可写作“结语”等。结论的篇幅通常和绪论差不多,也可以略短一些,但一般不可太长,太长的结尾会给人拖泥带水的感觉,而简洁有力、意味深长的结尾往往是短小精悍的。最常见的结论由单自然段或多自然段构成。有时也可由单独列为文章末节的段落构成。
  结论通常包括以下几方面内容:
  1.总结概括全文的基本论点
  例如,谭帆《演义考》结论如下:
  通过上述粗略考辨,我们的最终结论是:1.“演义”源远流长,有“演言”与“演事”两个系统,“演言”是对义理的通俗化阐释,“演事”是对正史及现实人物故事的通俗化叙述。2.“演义”一词在小说领域,是一个小说文体概念,指称通俗小说这一文体,而非单一的小说类型概念,故在小说研究中,以“历史演义”直接对应“演义”的格局应有所改变,“历史演义”仅是演义小说的一个组成部分。3.“演义”在历史小说领域,其最初的含义是“正史”的通俗化,所谓“按鉴演义”,但总体上已越出这一界限。以上是笔者阅读明清小说史料时的感想,不妥之处,恳请方家同好指正。
  此结论用主要篇幅总结概括全文的基本论点,最后用一句话表示自谦。
  又如,温儒敏《〈围城〉的三层意蕴》结论,用简短两段话,总结概括了全文中心论点。
  直到当今,我们才越来越体会到《围城》特有的艺术魅力。这魅力不光在妙谕珠联的语言运用,甚至也不光在对世态世相谐谑深刻的勾画,更在其多层意蕴的象征结构以及对人生社会的玄想深思。
  《围城》是一个既现实又奥妙的艺术王国,只要进入这片疆域,无论接触到哪一层意蕴,总会有所得益,深者得其深,浅者得其浅。
  2.指出需要补充说明的某些问题
  例如:曹先擢《“打”字的语义分析》的结论,梳理概括了全文的分论点,又补充说明了研究方法:
  “打”的语义包括四个方面:1.本义;2.变义;3.泛指义/使动义/发生义;4.介词义。我们讨论了前三个方面。“打”的介词义缺乏研究,暂付阙如。
  《新华字典》注解正好反映“打”义的四个层次。词义是一种概括。“打”的意义虽然多,但如果进行较好的概括,也并不是不能理出头绪的。30年代刘半农先生感叹“打”字义多得无法计算时,陈望道先生就批评他研究“打”义忘记了概括的办法。陈望道将“打”义概括为四个方面,《新华字典》与之相同。
  我很赞同陈望道先生对“打”的研究方法。当然,我们在进行概括的时候,要详细地占有材料。本文在材料运用的方面,均属“抽样”,所作的探索是初步的,缺漏、不妥之处,敬请专家、同行、读者批评指正。
  本结论是三个自然段构成的一个小节,本文将其作为文章的最后一部分单独列出,与文章开头单独列出的绪论呼应。
  3.指出有待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有时需要补充说明及有待进一步探讨的问题篇幅较长,可以以“余论”的形式作为全篇结尾。例如:
  陈保亚《语言接触导致汉语方言分化的两种模式》以“五、余论”的形式指出需要补充说明的问题,并作为全文的结尾:
  本文引言提到地域方言的形成可能有语言系统内部自己变化的原因,也有受民族语言影响的原因。从我们一开始给出的羌苗语谱系分类树可以看出,现在所知道的汉语方言都是从原始汉语或原始汉语以后的切韵系统汉语分化出来的,而在原始汉语时期,南方已经分布了各种不同的少数民族,因此汉语南方方言在形成过程中不能不考虑民族语言的母语干扰和母语转换。
  和一般的母语干扰、母语转换形成的汉语方言相比,民族式转型汉语方言是一种极端情况,还存在大量中间状态。这些不同的干扰深度和方式在民族语言地区可以广泛观察到。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包括学者们提到的许多“混合语”,我们都可以通过基本语素和核心语素中主体对应语素的有阶分布断定是民族语言干扰汉语还是汉语干扰民族语言,断定受民族语言干扰的汉语最初总是和汉语对话的,是汉语的一种方言变体,和受干扰前的原汉语有父子关系,有直接亲属关系。考虑到转型汉语方言的存在,用语音、语法的结构特征给方言进行发生学分类要特别谨慎。
  汉语方言在形成过程中民族语言的干扰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些干扰必然给汉语方言增加很多原始汉语不存在的结构因素,所以原始汉语的构拟要特别小心,方言中存在的语法、语音现象并不一定是原始汉语中也存在的,汉藏语系亲属语言中存在的语音、语法现象更不一定总是在原始汉语中也存在的,所以现代方言、亲属语言中存在的现象并不一定总要在原始汉语中得到解释。根据历史比较法用现代方言或亲属语言的结构特征构拟原始语言,首先要分清这几种情况:1.哪些结构特征是语言接触引起的;2.哪些结构特征是后来分化形的;3.哪些结构特征是原始语言的保留。
  只有最后一个条件是历史比较法在构拟原始形式时可以利用的,而区分这三种情况的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所以目前各家对原始汉语或上古汉语的构拟都是高度假设性的。
  此结论对论文正文难以安排而又需要说明的问题做了补充,并指出有待进一步探讨的问题。在实际写作中,以上结论内容,有时仅及一两方面,有时几方面兼顾。

  第四节 学术论文的形式规范

  为了保证学术论文内容的科学、严谨,知识来源准确、清晰和学术成果交流、检索的便利,学术论文对文章的形式构成都有较为严格的规范性约束。除正文之外,学术论文还要求撰写摘要、关键词,对文中引用的文献、数据等必须进行详细的标注,研究中有所借鉴的参考文献和资料来源也应明确列出。一篇论文的上述要件是否完整规范,不仅体现了作者学术训练的水平,而且也能折射出作者的治学态度和学术品格。因此,学习者应高度重视。

  ―、摘要与关键词
  (一)摘要的撰写
  摘要,顾名思义就是摘录文章的要点。而学术论文的要点是什么?通常是文章的论题、方法、思路和结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科学技术报告、学位论文和学术论文的编写格式》规定:“摘要一般应说明研究工作目的、实验方法、结果和最终结论等,而重点是结果和结论。”这一规范的某些部分可能更适用于科学论文,对于语言文学类学术论文来说,实验方法与相应的结果很少在论文中涉及,因此,摘要主要应说明论文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基本思路和最终结论。
  摘要是论文内容的高度概括和简要陈述,应具有独立性,即不阅读论文的全文就能获得必要信息。因此,摘要应是一篇相对完整的短文,可以独立使用或引用。摘要应包含论文的主要信息,供读者确定有无必要阅读全文,也可供数据库检索引用。
  摘要写作的要点是准确、简练,尽可能去掉所有的修饰,减少背景的陈述,避免将摘要写成论文的引言,要尽可能全面概括论文探讨的问题、主要观点和线索,以较少的篇幅最大限度地传达本文的基本信息。在字数上,“中文摘要一般不宜超过200—300字;外文摘要不宜超过250个实词。如遇特殊需要字数可以略多。”
  摘要的实际写作则因论文内容的不同特点而各有侧重。
  有些摘要侧重陈述基本论点和最终结论。例如,陈保亚《语言接触导致汉语方言分化的两种模式》摘要:
  民族语言在和汉语的接触中通过两种方式影响汉语。首先是汉语民族方言通过母语干扰有规则有系统地影响汉语,导致方言的形成,其次是汉语民族方言通过母语转换变成汉语方言。对话状态是认识这两种方式的关键,汉族说民族语言和民族说汉语是不同的对话状态。通常所说的混合语往往可以通过对应语素的有阶分布确定其早期对话状态,因此很多混合语可以看成转型汉语方言。孤岛条件下的母语干扰是形成转型汉语方言的重要条件。
  此摘要概括说明了文章各段落所阐述的基本观点,并指出结论。
  有的摘要主要总结论文的论证思路和基本观点。例如,韦凤娟《魏晋南北朝“仙话”的文化解读》摘要:
  本文从神仙信仰的确立、神仙的“人化”趋势、“洞天福地”的构建、仙界与俗世不同的时间系统设置等四个方面探讨了“仙话”叙事语境的形成历程及其内蕴的文化意义。笔者认为,“仙话”以追求肉身不坏的神仙信仰作为核心意旨,凸显出古代中国人对于现实生命意义和生死终极问题的独特考量。“仙话”的话语体系即是在这种独特考量中逐步建构起来的。
  此摘要概括说明文章的4个层次的研究视角及中心论点。
  有些摘要侧重说明研究目的和研究方法,例如:杨义《〈论语〉还原初探》摘要:
  本文旨在探讨《论语》由孔门弟子后学编辑成书的复杂过程,还原其中呈现出來的教育体制、编纂义例、修辞观念、文乐思想、言诗法式的多重关系,追寻导致“儒分为八”以及演化为汉学、宋学的最初的隐微踪迹,为研究先秦诸子文本的编撰体制、成书过程及其思想体系的成形提供了有启发的借鉴。
  此摘要主要概括了研究目的、结构的基本线索与方法。
  由于文章小标题常标明论文的分论点,因此将摘要与论文的小标题对照有时是检验摘要概括力的方法。也有不少摘要直接将文章小标题汇总。例如,严家炎《论京派小说的风貌和特征》摘要:
  京派是三十年代在周作人、沈从文的影响下活动于北平的一个文学流派。京派小说具有独特的风貌:赞领纯朴、原始的人性美和人情美;作为一种抒情写意小说,将写实、记“梦”、象征熔于一炉;总体风格上平和、淡远、隽永;语言简约、古朴、活泼、明净。京派小说思想性质上属于现代,并非“向后看”;艺术上不仅有现实主义,更有较重的浪漫主义成分,甚至还接受了现代主义的某些影响。
  通过将摘要与论文的小标题对照可知,此摘要基本是由文章各节小标题汇总串联而成,最后加上对论文基本观点的总结。
  (二)关键词的撰写
  关键词是为了文献标引工作从论文中选取出来用以表示全文主题内容信息的单词或术语。关键词最主要的功能是为文献检索、归类提供便利,因此一定要有明确的指向性,通常是选取最能代表论文讨论对象范围、基本内容和方法的词语。关键词选择失当,就会使同行难以从探讨同类问题的文献中查找到你的学术成果。
  关键词的选择有两条途径,一是当学术论文的标题是论题型的,可直接从论文题目中摘取。例如徐行言论文《“拿来”的尴尬与选择的迷惑一一论现代中国文学的现代性困扰》的关键词是现代中国文学、现代性、拿来主义。第一个标明范围,后两个涉及论题,全部来自论文的标题和副标题。
  二是若论文标题不足以完整标示研究领域和选题范围,则可从论文摘要中选择相关术语补充。例如:谭帆《演义考》,关键词为演义、文体观念、历史演义、类型观念。其中“演义”来自标题,是论文讨论对象,“文体观念”、“类型观念”、“历史演义”皆自摘要中提取,对本文讨论的角度和范围做了进一步提示。另如杨义《〈论语〉还原初探》,关键词为《论语》、成书、编纂体制、还原。其中前后两个来自标题,中间两个来自摘要,对本文讨论的切入点做了明确提示。
  关键词的撰写有一个忌讳,那就是选择不具有标示范围和论题意义的形容词和动词,因为这类词语不具有区分类别的指向性,难以在检索中标示出论文的所属领域。例如,刘宁《李白是浪漫诗人吗?》关键词为浪漫主义、李白、接受、拒斥、反思。前两个词有效,后三个则不具备检索上的区分作用。
  有关关键词的数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科学技术报告、学位论文和学术论文的编写格式》规定:每篇“论文选取3~8个词作为关键词”。在中文学科学术论文的实际写作中,使用四个关键词的情况最为多见,有时也会选用三个或五个,但更少或更多的情形就较少见了。

  二、引文、注释与参考文献的撰写
  (一)引文的撰写
  引文多是引用其他文献资料或他人观点,以论证本人论文论点。为保证学术研究的实事求是和严谨公正,所有引文都应加以注明,不能将别人论著内容跟自己论文混在一起。引文是引用文献资料或他人观点,一般不能作为论点,而只能作为论据使用,全文论点要由作者自己得出。
  引文撰写的格式:按照一般的学术规范,直接引用引文要用引号,并在注释中注明出处。间接引用引文可不用引号,但也要在注释中加以说明。例如,严家炎《论京派小说的风貌和特征》:
  沈从文在论及废名小说时说:“冯文炳是以他的文字‘风格’自见的,用十分单纯而合乎‘口语’的文字,写他所见及的农村儿女事情,一切人物出之以和爱,一切人物皆聪颖明事。作者熟悉他那个世界的人情,淡淡地描,细致地刻画,且由于文字所酝酿成就的特殊空气,很有人欢喜那种文章。”
  这是一例直接引用的例子。作者用引号引出沈从文原话,并在注释中说明:“沈从文:《论中国创作小说》,《沈从文文集》第十一卷,三联书店香港分店、花城出版社联合出版。”
  直接引用也可单独成段、用不同字体加以标明,例如,上文中的另一处引文。
  沈从文说:
  我是个乡下人,走到任何一处,照例都带了一把尺,一把秤,和普通社会总是不合。一切来到我命运中的事事物物,我有我自己的尺寸和分量,来证实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我用不着你们名叫“社会”为制定的那个东西,我讨厌一般标准。尤其是什么思想家为扭曲蠢蚀人性而定下的乡愿蠢事。
  全文主要用宋体,单独成段的直接引文用楷体,并左右侧各缩进两格,以此凸显引文内容。由于是引用,需注明出处《水云》,《沈从文文集》第十卷,三联书店香港分店,1984年版。”
  直接引用还可融在作者论文语句中间,例如,程千帆《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被理解和被误解》:
  根据我们对“诗分唐宋乃风格性分之殊,非朝代之别”的认识,则宋代诗风,始则由唐转宋,终于由宋返唐……
  引文“诗分唐宋乃风格性分之殊,非朝代之别”,融在作者论文语句中间,作者用引号将其标出,并在注释中注明:“钱钟书说。见《谈艺录》此条。”
  间接引用,不直接引用原话,常是作者对原话加以重述。这种引用虽不必使用引号标出,但要在注释中加以说明。例如:袁行霈《论意境》:
  他指出构思规律的奥妙在“神与物游”,也就是作家的主观精神与客观物境的契合交融。
  “作家的主观精神与客观物境的契合交融”,是间接引用黄侃对“神与物游”的解释,为此作者在注释中说明,“黄侃《文心雕龙札记》:‘此言内心与外境相接也。’”
  (二)注释的撰写
  注释,也作“附注”。注释用序号排列。正文中序号标于注释项后边右上角。注释内容按序号附于页脚或文后。页脚下注释,可省略“注释”或“附注”的字样,每页单独排序。文后注释,“注释”或“附注”的字样可用也可不用。
  注释主要有两类:
  1.引文注释
  这是最常见的注释类型,其功能是注明论文引文资料的出处。
  不同出版机构和学术期刊引文注释的编写格式或略有差异,但其基本内容大致相同。若引用著作,一般应包括:责任者与责任方式、文献题名、出版地名、出版者、出版时间和引文页码这六要素。例如:
  洪子诚《当代诗歌的“边缘化”问题》的一处引文和引文注释:
  论文正文:
  在80年代,“由于时间差——意识形态解体和商业化浪潮到来前的空白”,“诗人戴错了面具:救世主、斗士、牧师、歌星”
  引文注释:
  ④北岛:《失败之书》,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168页。
  此论文的文后注释④,说明了正文中引号里的直接引语的来源。
  若系引用期刊论文,注释内容则应包括:责任者、文献题名、期刊名、年期(或卷期〉、有的还要求注(教材错为“证”)明论文所刊的页码。例如:
  贾平凹:《一封荒唐信》,《文学评论》1985年第5期。
  上述引文注释格式是目前国内人文社科期刊和著作中较通行的范例。网上有《综合性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文献注释技术规范》可下载参考。
  2.补充注释
  有一些需要补充说明的内容,由于正文不便容纳,便在注释中记述。例如:洪子诚《当代诗歌的“边缘化”问题》中一处补充注释:
  论文正文:
  诗集出版的艰难,诗作稿酬的微薄人所共知
  补充注释:
  ②例子之一是,笔者和程光炸编选的诗歌选集,出版社付给诗人的稿酬是每行一元。
  此注释是补充说明的例证,为读者深入理解论文,如将其写入正文,会影响行文的简洁流畅,因此放进注释。
  又如,程千帆《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被理解和被误解》中一处补充注释:
  论文正文:
  《旧唐书.文苑传上》云:“杨炯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以文词齐名,海内称为王、杨、卢、骆,亦号四杰。”这一记载说明四杰是初唐代表着当时风会的、也被后人公认的一个流派。
  补充注释:
  ⑥闻一多《四杰》一文(载《唐诗杂论》,《闻一多全集》第三册〉认为王、杨长于五律,而卢、骆长于歌行。因此四杰应当分为两组,是不对的。刘开扬《论初唐四杰及其诗》已加辨证,我们同意刘先生的意见。
  此注释补充说明文中论点背后隐含的问题:学术歧见和作者立场。
  (三)参考文献的撰写
  参考文献是指为撰写论文而弓I用的有关文献信息资源。参考文献的位置一般在全文最后。有关参考文献撰写格式,国家标准《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有如下明文规定:
  专著著录格式:主要责任者.题名:其他题名信息[文献类型标志].其他责任者.版本项,出版地:出版者,出版年:引文页码。示例:余敏.出版集团研究[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01:179—193.
  专著中的析出文献著录格式:析出文献主要责任者,析出文献题名[文献类型标志]析出文献其他责任者/专著主要责任者.专著题名:其他题名信息,版本项.出版地:出版者,出版年:析出文献的页码.示例:马克思,关于《工资、价格和利润》报告札记[M]/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505.
  连续出版物著录格式:主要责任者.题名:其他题名信息[文献类型标志].年,卷(期)一年,卷(期)出版地:出版者,出版年.示例:中国图书馆学会.图书馆学通讯[J].1957(1)―1990(4)北京:北京图书馆,1957—1990.
  连续出版物中的析出文献著录格式:析出文献主要责任者,析出文献题名[文献类型标志].连续出版物题名:其他题名信息,年,卷(期):页码.示例:李晓东,张庆红.叶瑾琳,气候学研究的若干理论问题[J].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9. 35 ⑴:101 —106.
  文献类型和标志代码:普通图书M;会议录C;汇编G;报纸N;期刊J;学位论文D;报告R;标准S;专利P;数据库DB;计算机程序CP;电子公告EB。
  中文学科学术论文的“参考文献”应尽可能按国家标准格式撰写。
  需要注意的是《综合性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文献注释技术规范》和国家标准《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所规定的是两种不同的注释方法,不可混用。
  小结:本章着重就学术论文选题中常见的思考向度及切入点,学术论文构思的环节与要点,学术论文内容架构中绪论、本论、结论各部分常见的写作模式进行了全面总结和分类指导,并就学术论文的摘要、关键词、引文注释、参考文献等方面的学术规范与撰写格式进行了系统的说明,这些知识是中文专业学生在学年论文、学位论文写作之前必须具备的重要基础。

  【思考与训练】1-7自行完成
  1.简要说明葛晓音《略论杜甫君臣观的转变》与程千帆、莫砺锋《忧患感:从屈原、贾谊到杜甫》论文中所采用的主要理论方法有何不同之处?
  2.收集某一专题的相关论文五篇,写一个简要的综述,不少于1000字。
  3.试就某一论题撰写提纲,内容应包括标题、中心论点、分论点、论据和相关材料等,不少于800字。
  4.绪论撰写
  (1)试写一则侧重点明文章主旨的绪论。
  (2)以高屋建瓴的表达模式试写一则绪论。
  5.本论撰写
  (1)试写一个并列式本论的提纲。
  (2)试写一个递进式本论的提纲。
  6.结论撰写
  (1)试写一则侧重总结概括全文基本论点的结论。
  (2)试写一则侧重指出需要补充说明某些问题的结论。
  7.试为自己的论文撰写一段300字的摘要。
  8.关键词撰写
  (1)根据下列摘要内容,分别为两文选取关键词:
  ①本文紧密联系古代诗歌创作,探讨“诗眼”概念的形成与内涵、诗眼的语言技巧、诗眼的消解与提升。作者认为:诗眼不仅是指用禅宗的法眼审视诗歌,更多是说诗人如何炼字炼句。历代诗论家论述了诗眼的实字与虚字、健字与活字、拗字与响字,诗眼的自然和工巧、平常与奇险,诗眼的位置和数量等问题。尽管有人冷淡并要消解诗眼,但苏轼、刘熙载、王国维把诗眼锤炼与意境创造结合起来,从而提升了它的意义。
  【答案解析】关键词:中国文学 诗眼炼字 意境
  ②句法结构,又称词组。本文从研究汉语句法结构出发,发现日本早期汉语课本大多从词组入手学习汉语。这种教材的编排,实际上采用的是“以词组为基点的语法体系”,体现了“词汇法”的教学理论,也符合学习过程中的认知心理学原则。文章展现了句法结构在汉语社会生活和第二语言教学中的广泛应用,并借鉴我国传统语文教学的经验,提出运用汉语词组进行初级汉语教学的构想与思路。
  【答案解析】关键词:句法结构 词组短语 对外汉语教学
  (2)辨析下列论文的关键词选择是否存在问题?若有问题,请修改。
  ①陈保亚《语言接触导致汉语方言分化的两种模式》
  关键词:对话状态、母语干扰、母语转换、转型、汉语方言
  【答案解析】有问题,关键词:对话状态母语干扰、母语转换、转型汉语方言。
  ②韦凤娟《魏晋南北朝“仙话”的文化解读》
  关键词:仙话 仙话信仰 肉身不坏 洞天福地
  【答案解析】关键词:仙话 仙话信仰肉身不坏 洞天福地
  9.引文与注释撰写
  (1)试拟一段直接引文和注释。
  【答案解析】见322页倒数第1行。
  (2)试拟一段间接引文和注释。
  【答案解析】见323页倒数第13行。
  (3)试拟一段补充注释。
  【答案解析】见324页第16行。